发布时间:2019/09/05作者:admin

国家医保谈判新进展!11月正式开始 70个品种进入视野......

令人瞩目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工作终于有了进展!70个品种正式进入谈判视野。

8月20日,国家正式公布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常规准入部分的药品名单,本次发布的常规准入部分共2643个药品,经过专家评审,还确定了128个拟谈判药品,均为临床价值较高但价格相对较贵的独家产品。下一步将确认企业的谈判意向后,按相关程序组织开展谈判,将谈判成功的纳入目录。

9月2日上午,一份上周六组织召开的国家医保目录药品谈判企业沟通会纪要流出,根据相关内容,不出意外,今年11月将正式开始2019版医保药品目录谈判工作!笔者略作分析,仅供参考。一切政策请以官方正式公布内容为准。

纪要显示,2017-2018年按通用名计算,共计128个新药上市,10个已于2018年专项抗癌药谈判准入,18个新增2019年常规目录,70个新药进入此轮谈判,30个无缘准入。根据此次谈判条件显示,遴选投票日期前为独家品种(目前有一个产品已有仿制上市,仍要谈判),而且临床价值得到大多数专家认可,最重要的是药品价格贵,有降价空间。出人意料的是,有7个品种因供应原因、不准备在中国市场销售、市场策略拒绝谈判。

谈判政策要求主要有三点:

一是谈判成功的药品纳入乙类(地方不能调出、也不能更改支付标准或限定支付、统筹地区确定支付比例);

二是谈判确定的支付标准有效期2年(2020-2021年),仿制药上市自动属于目录,医保可以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支付标准。仿制药上市可以调整采购方式,比如集中采购。政策有重大变化时,可以重新协商制定支付标准。

三是探索最终支付标准“是否正式公布”的可行方式,目前对于保密的定义还要与企业协商,所有企业都要达成一致,是否都需要保密,如采取保密的方式,企业要有更大力度让价。

此次谈判时间大概在11月份开展,整个新准入产品流程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

一、准备阶段:起草谈判工作方案,与企业沟通;请企业按要求报送谈判资料;组建专家组;广泛收集谈判药品资料;研究风险分担方案和结果保密的可行性;

二、临床评价:组织临床、药学、管理等方面的专家提出各个药品的评价意见;临床价值、病人获益(治愈or延长生命or提高生活质量or辅助功能)创新程度,管理难度等方面综合评判(给医保管理是否带来负担,如某些药品临床滥用严重,医保不好管理);确定参比药品/参考疗法;提出限定支付意见(与企业沟通,不同限定支付范围,支付标准不同);

三、开展评估:药物经济学、医保管理专家分两组开展平行评估;药物经济学专家侧重经济性评估,医保管理专家侧重支付能力评估;不同药品考虑的重心有所不同。国际价格、参比价格、经济学评价、基金负担、销量增长、PAP等;医保方与企业沟通评估要点,企业可以提出意见和建议;综合两组结果提出医保预期支付标准。四、现场谈判:医保方与企业方开展现场谈判,当场签字确认谈判结果;随机选定谈判品种,原则上竞品在一组谈判;每个品种30分钟,2次报价机会。纪要还显示,续约产品谈判与新产品一起,流程与新准入产品类似,主要考虑两年间市场环境的变化、销售变化等。

回头追溯,2017年36种药品谈判的过程,主要是明确申报、评估、谈判三分离。由企业自主申报药品基本信息、疗效价格等方面的材料;评估专家综合各方信息进行评价,提出评估意见;医保经办机构组织谈判专家与企业进行具体谈判。实现各司其职、相对独立,从而保障谈判公平、科学、合理。明确客观评价与专家评估相结合。广泛收集谈判药品及参照药品的疗效、价格、经济性、医保数据等方面的信息,组织临床、药学、药物经济学、医保管理等方面专家进行综合评价,提出评估意见。明确具体谈判流程。根据专家评估结果,医保经办机构组织谈判专家与企业逐一进行谈判,现场确认谈判结果。企业方有两次报价机会,如果企业最低报价比医保预期支付标准高出15%以上,则谈判终止;反之,双方可进行进一步磋商。最终确定的支付标准不能超过医保预期支付标准。

仔细对比后,不难看出,2017版医保目录谈判准入的过程与此次谈判区别不大,经过上次谈判后,医保目录新准入药品的流程也日趋规范、严谨。

笔者认为,从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调整医保药品用药结构、完善药品供应保障机制是工作主旋律。尤其是如何对现行的医保基金规模量入为出,进行整体大盘控制,已经成为了当务之急。从4+7、再到联盟地区扩围,从大力提倡三明联盟采购再到学习福建医改,改革脚步持续前行,医保介入或干预药价形成已经成为必须要有的举措。

可以看到,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有专门的遴选程序和原则,还要对基金压力进行测算,纳入国家目录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此次如果上述纪要属实的话,对于70个即将进行谈判的独家品种来说,他们要考虑的是:

一、专利即将到期的时间。

二、国内仿制药“摩拳擦掌”还能给他们多长时间。

三、国内医药市场竞争的空间。前不久,就已经有某个拟列入谈判的药品,主动在各地降价,从而在降价牌上先行一招,但这个感情牌对于目前的新准入医保目录程序来说,能够起多大作用,还有待观察。

预计未来,医保目录调整将成为常态化,尤其是创新药品、涉及临床急需药品等特殊类别的药品进行相关机制下的动态调整已经是箭在弦上。但在谈判的过程中,如何综合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临床需求和支持创新三方面的要求,是医保目录调整需要做好的功课。无论怎样,医保目录的更迭,再也不会再回到过往七年调整一次医保目录的时代了。(转自:新浪医药)